专家点评:拿来主义掏空中国种业竞争力

第九个中央一号文件继续关注农业,提出农业持续稳定发展的根本出路在科技,农业股全线飘红,新农开发甚至涨停,但是中国农业类上市公司研发投入不足、核心竞争力缺失的痼疾依然存在。

编者按: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整理国内主要农业类上市公司年报发现,农业企业科研投入多数占收入的比例不足1%,部分上市公司研发领域的投入甚至是空白。

农业的源头在哪里?当然是种子。因此,控制了种子,也就相当于扼住了农业的咽喉。

在种业上市公司中,2010年,登海种业研发支出2761.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94%,虽然与2008年的5.20%、2009年的3.81%相比,呈逐年下滑态势,但是占收入的比例仍然居于农业类上市公司之首。

而从中国种子市场来看,种子研发力量的薄弱,以及不思进取,正在把中国种子市场慢慢拱手让人。

业务类似的敦煌种业列在“管理费用”下的研发费用占收入比例为0.19%,隆平高科开发支出2010年的增加值为960.3万元,占收入比例为0.75%。

仔细深究中外种子公司优劣势,中国种子公司并非没有机会和能力,为此,CBN记者对中外种子公司的研发力量及运作手法进行了深入比较,希望借此找出中国种子产业的出路。

跨国种业巨头孟山都2010年研发投入为12.05亿美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11.47%,登海种业2.94%的研发费用占比仅是孟山都的四分之一左右,敦煌种业、隆平高科更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8月1日,敦煌种业[13.50
-3.50%]公布半年业绩,种子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但其中有一半左右的收入来自与美国杜邦先锋公司成立的合资公司,杜邦先锋研发的“先玉335”已经成为敦煌种业业绩增长的生命线。

除了种业类上市公司,在养殖和肉制品加工领域,雏鹰农牧2010年研发费用仅为78万元,占收入比例为0.11%,圣农发展研发费用774.6万元,占收入比例为0.37%,新希望的一部分业务为肉制品加工,但是新产品开发方面的支出为空白。

对跨国种业巨头的依赖并不只有敦煌种业一家,登海种业[23.95
-2.40%]背靠的“大树”里同样矗立着杜邦先锋的身影。对外资种业巨头的依赖正在让中国种子公司失去育种的渴望和能力,再加上当前国内种子研发的主要资源集中在一些科研院所内,而科研人员更关心的是论文而非种子,因此,在功利主义的诱使下,中国农业开始潜藏危机。

作为对比,跨国肉制品巨头史密斯菲尔德2010财年净亏损1.01亿美元,当年研发投入仍有3880万美元,占收入比例为0.35%,在此之前的2009、2008财年,史密斯菲尔德的研发投入分别是5260万美元和9090万美元。

中国工程院院士、着名大豆育种专家盖钧镒说:“如果现在完全敞开中国种业市场,没有一家企业可以抗衡国外种子企业的进入,最终难逃被兼并或倒闭的命运。”

由于投入有限,中国农业类上市公司竞争力孱弱的态势一直难以逆转,登海种业的收入和利润来源有一半以上来自于美国杜邦公司研发的玉米品种“先玉335”。种业界人士说国内包括一些种业类上市公司在内,宁愿花钱从外部买品种,也不愿意自己投入资金研发新种子,自主研发风险大,短期收益没有买种子高。

育种不如买种

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指出:“中国文化中充满了做买卖的文化,搞企业就是搞买卖,买卖是一买一卖,充满了很强的贸易炒卖心理,没有长远的产业心态,没有技术创新,没有产品至上的心态。”

在种业市场,并没有一种种子可以包打天下,长盛不衰。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种子企业奥瑞金研究结果表明,一种新种子的市场生命周期平均为5~7年,之后品种的发展潜力与遗传优势将不断衰减。只有不断在种子培育上推陈出新,才能在种业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但在种业研发领域,“造船不如买船”的功利主义思潮却在蔓延。

盖钧镒说:“国内的种业公司中,新品种大多是买来的,很少有自主研发。”以隆平高科[18.63
-2.56%]为例,2007年在种子研发领域形成的无形资产中,来源多为购买,而非自主研发。其公告就显示,水稻品种“8S/1128品种权”、“陆两优611品种使用权”是隆平高科分别花50万元和66万元购入的,而水稻品种“香II优68制种技术”来自于股东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的“股东投入”。

丰乐种业[11.95
-2.13%]在玉米种子方面,投入商业化运作的有济单七号、浚单18、济单94-2、浚单20四种通过国家审定的玉米品种,但是丰乐种业坦承这些品种都是“开发合作伙伴已经育成的玉米新品种”。

除了购买国内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国内种业类上市公司还向跨国种业巨头购买种子新品种。登海种业和敦煌种业相继与杜邦先锋成立种业合资公司,生产杜邦先锋研发的“先玉335”。根据两家公司的2008年年报,“先玉335”2008年为登海种业贡献了2.15亿元的销售额,占其全部营业收入4.17亿元的51.6%。2008年,敦煌种业实现利润6801.4万元,同比增长508.57%,敦煌种业承认“2008年种子市场回暖,价格回升,特别是敦煌种业先锋良种有限公司利润贡献较大”。该公司证券部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种子收入的一半来自合资公司。

作为对比,孟山都把业绩增长的基础放在种子的自主研发上。截至2009年1月,孟山都公司正在研发的作物新品种总数为25种,分为三大类。这些只是被孟山都列入“HIT(High
Impact
Technology,高影响技术)计划”的新种子,并非孟山都正在研发的全部新种子。

其他农业巨头在新种子的培育上也是争先恐后。孟山都总裁休?格兰特披露,孟山都第二代抗除草剂的转基因大豆今年小规模商业化种植,杜邦?先锋的类似品种在2011年开始商业化种植。孟山都具有多合一功能的SmartStax转基因玉米2010年进行商业化种植,杜邦?先锋和先正达两家公司的同类品种将在2012年开始商业化种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