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种子协会关于美国农作物种业的考察报告

关于美国农作物种业的考察报告

种业是国家战略性、基础性核心产业,是促进农业长期稳定发展的根本。然而,总体来看,我国种业对农业发展的支撑作用还明显落后于发达国家。据农业部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良种对我国粮食增产的贡献率为40%,而美国这一比例在上个世纪就已经达到60%。在这种情况下,加快种业科技创新,推进种业快速发展,既十分必要,又非常紧迫。也正是因为如此,2011年4月1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提出构建以产业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基地为依托、产学研相结合、“育繁推一体化”的现代农作物种业体系;2012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也强调指出要着力抓好种业科技创新,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商业化育种新机制。本文尝试对国内外种业科技创新进行比较,找出两者在创新机制、科研资源、创新能力、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差距,并得出可供借鉴的一些启示。

中国种子协会赴美考察团

一、国内外农作物种业发展的基本状况

2011年9月20日至30日,中国种子协会考察团赴美国衣阿华、密苏里等地考察该国农作物种业及跨国种子企业,先后访问了美国种子贸易协会及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等跨国公司和部分中小企业,了解美国种业科研最新进展,参观跨国公司商业化育种实验室、生物技术研发中心、种子生产加工机械及田间品种展示,并与种子企业及其育种科研人员进行了座谈交流,取得了一些考察成果和体会。

全球种业起始于1742年,当时法国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种子公司。时至今日,历经了两个多世纪的发展,发达国家已基本完成种业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并在积极布局国际化,发展中国家也在加快建立自己的种业体系。然而,由于起步较晚,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种业在产业规模、企业实力和国际化水平等方面都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

1.美国农作物种业基本情况

国外种业发展的基本状况

美国农业自然资源丰富,生产条件优越,种植业规模化、区域化、专业化、现代化水平高,有着名的玉米小麦大豆棉花等作物生产带,产业集中度,优势明显,农产品出口贸易量长期位居世界第一,在世界农业及国际农产品市场的地位举足轻重,这与其拥有发达的现代化种业密不可分。

总体来看,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的种业发展呈现如下主要特点:

1.1种业发展历程

1、产业规模大。根据东方艾格咨询公司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种子市场每年约有365亿美元的销售总额,主要由国外种子企业所创造,其中,世界前4强跨国企业占据了约三分之一。

美国种业有200多年历史。早在十八世纪末期,北美第一家经营蔬菜种子的公司在费城成立,到1850年全美有种子公司40多家,主要经营蔬菜、花卉和牧草种子。1883年美国种子贸易协会成立,将种子企业和经销商联系起来,开始关注种子进出口关税、邮寄收费等具体问题,并在其后的100多年中不断呼吁美国政府制定相关法规政策,积极推动科技进步,参与开拓国际市场,对促进美国种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世界种业乃至农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2、商品化率高。中国投资咨询网公布的资料显示,目前全球种子市场总价值约500多亿美元,其中,60%的种子为商业种,价值约300多亿美元,与全球农化产品商业价值相当。发达国家种子商品化率较高,一般都在60%以上,而且,商业种子基本都由私人种子企业提供。而在发展中国家,只有不到20%的商业种子由私营种子部门提供,剩余均由公共部门提供或为自留种。

二十世纪初,随着杂交育种及杂种优势利用成功应用于农作物育种,1926年华莱士创办了世界第一家杂交玉米种子公司,一批私营种子企业也应运而生,并陆续由蔬菜、花卉种子拓展到粮油作物。这些种子企业多数是规模较小的家庭经营企业,鲜有育种研究,品种选育主要由公共科研机构、农业大学承担。随着美国植物专利法、植物品种保护法等法律的颁布,很多种子公司开始增加育种投资,随之引发了多次企业兼并扩张的热潮。

3、产业集中度高。根据黄钢等的研究,2006年,全球前4强种子公司的销售收入为96.76亿美元,占全球种子经营总额的38.7%;前10强种子公司的销售收入为120亿美元,占全球种子经营总额的48%。

进入九十年代以来,美国种业市场不断增值,私营种子公司育种投入持续增加,并超过公共科研机构研发投入。特别是一些农化、制药跨国企业涉足种业,展开了新一轮整合并购,先后形成了杜邦先锋、孟山都、先正达等一批跨国种业集团,在运作资本、经营规模、研发能力、市场营销等方面积累了雄厚的实力,加速了美国种业市场向几大跨国企业聚集。与此同时,过去几十年里美国种业技术进步和发展,有力推动了美国农作物产量成倍增长。

4、竞争实力强。随着产业集中度的进一步提高,大型跨国种子公司的竞争实力不断增强,在世界种子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日益凸显。根据北京种业信息网公布的资料,美国先锋和孟山都公司分别占有全球玉米种质资源的30%和40%,孟山都更是发展成为“转基因帝国”,对转基因种子市场已形成垄断。

1.2种业市场与企业现状

国内种业发展的基本状况

美国是世界种业第一大市场。据ISF统计,全美种子市场价值120亿美元,占全球种子市场价值29%以上,位居世界第一。美国种子市场主要覆盖玉米、大豆、棉花、蔬菜等作物。近十多年来,美国转基因作物种子快速发展,目前全美90%以上的大豆、85%以上的玉米和棉花都是转基因种子,但小麦、马铃薯、水稻等作物转基因种子尚未释放。商品种子基因专利技术费占种子市值的30%-60%。以玉米种子为例,每袋8万粒的种子售价从100至350美元不等,售价350美元的种子基因专利费为200美元,约占种子价格60%。可见,美国种业市场增值主要源于基因等专利技术的应用。

相比之下,我国种业发展呈现如下主要特点:

据了解,目前全美涉及种子业务的企业有700多家,其中种子公司500多家,既有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陶氏等跨国公司,也有从事专业化经营的小公司或家庭企业,此外,还有种子包衣、加工机械等关联产业企业200多家。前几位跨国公司在美国的种子市场份额基本稳定在75%左右,许多中小企业利用大公司授权自交系或将授权基因转入自有品种,以其专业化、个性化、差异化优势,为一些农民客户提供长期服务,也占有25%市场份额。

1、市场潜力大。东海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作为农业大国,我国国内种子市场规模大致在200-300
亿元,市场容量居世界第2位,年均增长速度在5%左右。据专家预测,我国种子市场未来潜在市场规模将达到800亿元。

2010年,孟山都销售收入105亿美元,其中种子及生物技术专利业务76亿美元,除草剂业务29亿美元;杜邦先锋销售收入315亿美元,其中种子业务53亿美元;先正达销售收入116亿美元,其中种子业务销售收入28亿美元。先正在的种子业务中,玉米和大豆约占58%,其他大田作物种子占23%,蔬菜种子占10%,花卉种子种苗占9%左右。

2、对外依存度高。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李志军研究员透露,我国是世界第2大种子需求国,种子年需求量约125亿公斤,但是,国内企业仅能满足45亿公斤,剩余80亿公斤需要依靠进口。与此同时,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等跨国种业巨头纷纷抢占国内市场,目前全国持有效证照的外资企业已达49家。以蔬菜为例,“洋种子”已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获取了80%以上利润份额。

1.3种业研发投入与分工

3、产业集中度低。目前,全国共有注册种子企业8000多家,其中,全国性的育繁推一体化企业不足80家,拥有自主品种权的企业仅100余家。据统计,2006年我国前50强种子企业的经营额只占全国种子市场经营总额的30%左右,前10强仅占经营总额的10%左右。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美国种业以中小企业、家庭型公司为主,经营规模小,总体实力弱,加上品种保护不力,这些企业无力投资育种研发。随着实用专利、植物专利、品种保护三重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逐步建立,激励了私人企业投资,美国政府对育种投入也做出相应调整。1980年《Stevebson-Wydler技术创新法》规定,联邦政府负责转化国家投入形成的科技成果并推动向地方政府和企业转移。

4、企业实力弱。2006年,我国前10强种子企业的销售总额为48亿元,仅相当于全球前10强销售额的6%,而前20强种子企业的销售额加起来还比不上孟山都一个公司的销售额。

从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私人企业育种研发投入增长220%以上,从1976年开始就一直超过公共机构研究投入,占全美种业研发投入的60%以上。随着先锋、孟山都等跨国公司不断兼并整合,企业育种研发投资占其销售收入的比重提升到10%以上,种子企业在育种应用研究领域已经占主导地位。2010年,孟山都育种研发经费达到12亿美元,其中育种研究和生物技术各6亿美元;先锋公司育种研发投入10亿美元;先正达育种研发投入4亿美元以上。不仅各大公司积极投资常规育种、生物技术研发,许多中小企业也纷纷增加投资,将授权专利技术转入自有品种或利用授权自交系配组选育新品种。

国内外种业发展的差距

美国公立科研机构、大学以及农业部所属试验站体系逐步转向基础和公益研究领域,主要从事种质资源收集保护、种质扩增及鉴定等基础性工作,大学重点开展遗传育种方法、基因及基因组学、生物信息学等前沿研究,种质资源和技术成果一经成熟,便逐步向种子企业转移,服务于企业商业化研发,同时为企业培养研发人才。如隶属于美国农业部的中西部农业试验站与衣阿华州立大学长期合作,建立了玉米、葵花、油菜等异花授粉植物种质库,通过实施玉米种质扩增计划,其玉米种质2万多个种群,可向全世界育种者免费提供。2011年,曾是美国乃至世界玉米育种中心的衣阿华州立大学已全面停止玉米品种选育,完全转入基础理论研究领域。

虽然我国是世界第2大种子需求国,有着巨大的种子市场和广阔的种业发展空间,但是,上述优势条件并没有完全转化为发展动力,国内种业在企业竞争实力、产业集中度、产业规模和市场化水平等方面都明显落后于国外种业,而落后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国内种业科技创新没有跟上产业快速发展的步伐。

1.4主要法律制度

二、国内外农作物种业科技创新比较

美国种子立法最初源于1912年联邦种子进口法,该法案规定了种子净度和杂草种子容许标准,防止进口劣质种子;1926年该法案修订要求进口种子必须染色,警示进口种子可能不适合本地种植。1939年《联邦种子法》正式颁布,这是美国种业史上一部重要的综合性法律。该法对农作物和蔬菜两类种子进口、州际运输和商业活动以及种子标签、种子广告、发芽测试、劣质种子损失测定及估价、杂草种子含量、质量描述和样本保存等作出规定,确立了标签真实性制度。该法历经1956年和1960年两次修订,又增加了对违法起诉和种子处理化学药名及危害说明等规定。

通过比较国内外种业在创新体制、科研资源、创新能力和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差异,可以发现国内种业科技创新与国外的差距以及存在的主要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