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农民爱上垃圾分类

山东邹城市垃圾处理实行政府主导、市场运作模式,每建成运行一座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处理站,市财政给予属地镇街30万元的奖补。同时,将保洁任务托管给2个专业公司运营,实行“市考核镇、镇考核公司、公司内部考核”的三级考核体系,所产出的有机肥部分用于对村民垃圾分类的奖励,其余部分商业化运作,有效减轻了财政负担。

安吉县昌硕街道双一村的村民把生活垃圾倒进自家门口的垃圾桶。

据了解,早在2014年前后,山东邹城市便建立了“户集、村收、镇中转、市处理”生活垃圾收集处理模式,实现行政村居城乡环卫一体化全覆盖,被住建部列为全国典型案例。去年,山东邹城市被列为全国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及资源化利用示范市,积极探索农村垃圾“两次四分法”,即:村民按能否腐烂为标准对垃圾进行一次分类,分为“可腐烂的”和“不可腐烂的”,投放到政府发放的两类垃圾桶;保洁员分类收集各户垃圾,运至资源化处理站后进行第二次分类,“可腐烂的”进行资源化堆肥处理,“不可腐烂的”垃圾再分“好卖的”“不好卖的”和“有毒有害的”三类,“不好卖”的纳入“户集、村收、镇中转、市处理”垃圾处理体系,“有毒有害的”统一收集后暂存,实现了生活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利用。

有3万多人的金华市澧浦镇是中国着名的苗木之乡。自2003年来,村里就曾推广过“户集、村收、镇运、县处理”模式:村民只需把所有垃圾都集中投放一处,自然会有人拉走。没想到的是,这个模式10年后遇到了挑战。据统计,金华市现有垃圾填埋场静态估算仅可用5.8年,而新垃圾填埋场选址困难重重。同时,垃圾焚烧会增加二次污染,金华地处盆地,更不利于污染物扩散。

“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处理,源头细分是基础。”山东邹城市市容环卫局局长张田云介绍,为做好垃圾“两次四分”,全市配备了分类垃圾桶12000余套,建设村居垃圾收集点400余处,配备生活垃圾分类保洁员230余名,逐步取消了村内垃圾集中堆放点和垃圾池,实行全过程封闭式运转,实现垃圾从投放到处理全程不落地。

安吉县昌硕街道双一村的村民把生活垃圾倒进自家门口的垃圾桶。核心阅读减量化、资源化是城乡垃圾的出路所在。经过两年多试点,浙江垃圾减量40多万吨,农村生活垃圾…

目前,山东邹城已投资2500余万元,在13个镇投建成30处资源化处理站,日处理农村可堆肥垃圾约15吨,年削减农村生活垃圾量约5000吨,转化成有机肥约1000吨,实现了垃圾分类设施镇域全覆盖,行政村覆盖率达到了80%。

减量化、资源化是城乡垃圾的出路所在。经过两年多试点,浙江垃圾减量40多万吨,农村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处理建制村覆盖率已经达到98%以上,全省建太阳能垃圾堆肥房1849个。

与此同时,山东邹城市努力做好就地资源化利用,2016年开始在峄山等4个镇进行了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试点,而后确定采用具有出肥速度快、肥力好等特点的高温好氧微生物发酵模式,经设备发酵、堆肥处置,实现可堆肥垃圾资源化和减量化。

垃圾分类想要成功,必须建设终端处理设施,一台机器动辄投入数十万,不是一家一户能够承受的。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电话:010-62110034

同时,各县市区也采取不同办法。据金华市金东区区委副书记陈峰齐介绍,金东区采取市里支持、区里配套、镇和村出资的形式。建设太阳能垃圾沤肥房每个行政村补助10万元,分类垃圾桶、垃圾车等每个农业户籍人口补助20元,每个村平均11.2万元。后期管理费用市区两级财政每年安排5000万元,人均80元。该区还设立了美丽家园共建基金,农户每人每年自愿上交30元,用于长效维护。

香城镇村镇办主任丁德贞介绍,全镇收来的不可腐烂垃圾,都送到垃圾中转站;可腐烂垃圾则送到旁边的资源利用站,利用微生物发酵技术生成有机肥。“这套机器每天接纳1500公斤,出肥200公斤左右,其中留三分之一作为菌床。”他表示,全镇已有4个垃圾资源化处理站点,有机肥每袋2公斤,售价8元,除了投放市场,还作为垃圾分类积分奖励发放给村民。

经过两年多试点,浙江垃圾减量40多万吨,减少垃圾运输费用4500多万元,农村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处理建制村覆盖率已经达到98%以上。

“蓝色桶装可堆肥垃圾,像剩菜剩饭、果皮菜叶、肉鱼之类会腐烂的东西;绿色桶装不可堆肥垃圾,比如废塑料、废金属等一般不腐烂的东西。刚开始不太会分,也嫌麻烦,现在大家都养成习惯了,村子也格外整洁干净。”在全国文明村山东省邹城市香城镇北齐村,村民刘丽乐呵呵地说,全村每家每户都分到了两个垃圾桶,每天保洁员上门来收,给称重登记,积分可以换生活用品和有机肥。此外,村子还配有红色的有毒有害垃圾桶,可以投放废旧电池、农药瓶、灯管、油漆桶等。

“针对山区、海岛、平原等不同地形农村的特殊性,因村制宜采用不同模式。”浙江省农办社会发展处处长邵晨曲说,村集体薄弱、村庄规模小的,推行经济实用的太阳能沤肥模式;经济条件好、人口居住相对集中的村庄选用微生物快速发酵资源化处理模式。

源头分好类,因村制宜开展资源化处理

推行垃圾分类,王瑞良首先想到的是要统一思想。为此,镇里广泛发动宣传攻势,通过各类会议统一认识,还配备一台宣传车,两个月内各个村轮流跑,宣传垃圾分类知识。垃圾分类要想让农民接受,必须简单易行,按农民的土法子来——分成“可烂的”厨余垃圾和“不可烂的”其它垃圾。

在安吉县鄣吴镇,记者看到,清洁工分为两支队伍,一支专门到村头收集厨余垃圾,一支负责收集其他垃圾。收集好后,统一运到镇资源循环利用中心。

浙江省金华市澧浦镇琐园村,67岁的村民严福筑像往常一样拎出了两个垃圾袋,一个扔进了门口绿色的“厨余垃圾”桶内,另一个放到了黑色的“其他垃圾”桶里。

垃圾分类在城市推行了十几年,成效尚且不大,在农村能行吗?时任澧浦镇党委副书记的王瑞良很犯愁。

很难想象,3年前琐园村大部分村民还不知垃圾分类为何物。

“处理中心有两台有机废弃物快速发酵制肥机,一天能处理1吨垃圾,产生200斤左右有机肥,真正实现‘变废为宝’。”安吉县农办副主任任强军说。这些肥料完全符合有机肥标准,周围农户抢着要。有些村还把有机肥作为奖品,奖给垃圾分类做得好的农户。尝到垃圾分类的“甜头”,农户们分类积极性更高了。而那些不能处理的其它垃圾,还按照原来模式运送到县垃圾处理厂,进行焚烧填埋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